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迪文中文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613章 安能辨我?(六千二百字)

第613章 安能辨我?(六千二百字)

客栈中,众人吃过了午食,各自散去,剑南道和江南道临近,饮食却偏向麻辣,辣不足说天下第一,麻却实是难得,众人吃得尽兴,离弃道与刘陵更是饮酒数钟,至于微酣,方才摇摇晃晃,上了楼去。

王安风吃饭的时候脑海中就在想着事情,沉默不言,趁着众人没有散去的时候,叫住了薛琴霜,然后抬手以气机密布四周,遮蔽了声音,轻声把那事情和她讲了。

除去少林寺的所在,其余没有半点的遮掩。

譬如是如何和这穷奇结怨,自己又有什么打算,通通都讲了一遍,至于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则直说是有一位故人恰好知道,飞信传书过来。

薛琴霜当下恍然,道:

“你是打算要我易容成那男子,趁机和你走上这一遭?”

王安风道:“却是如此,那一老一少两人一同来了梁州城,恐怕是形影不离,我担心若是出了岔子,怕是要给人看出什么问题来,前功尽弃。”

说完看着薛琴霜,心里面只盼着她答应下来,薛琴霜倚在栏杆一侧,手掌轻拍栏杆,似乎正在考虑,不过几个呼吸时间,便即笑答道:

“这有何难?不过只是易容的手段,况且最近没能和高手较量,能有这个机会,却是恰好。”

王安风松一口气,露出笑容。

却又听到薛琴霜笑道:“不过,你这可算是欠我一个人情,他日却要还我,为我做一件事情。”

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问题,王安风心中宽缓许多,闻言不假思索道:“这有何难?不必说一件事情,便是十件八件又有什么打紧?”

薛琴霜点头正色道:

“那便好,你就还我十件八件好啦。”

“堂堂大丈夫,神武府之主,当是言而有信的。”

王安风没有想到她这样回答,心中一愕,脸上旋即呆了一呆,薛琴霜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道:

“便只和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当真啦?”

想了想,复又道:“既然要我易容成那青年的模样,你需得要去买来些易容所用的小玩意儿,一些胭脂水粉用来整改肤色,并一套男子衣装,对了,还要将那青年面目画到纸上,我才好仿照他样貌易容。”

王安风闻言,一一都答应下来。

回了客房当中,看到那只灰色信鸽已经重新落在了打开的鸟笼里面,正垂头饮水,啄食谷物,王安风心中稍安,踱步过去,从信鸽推上的圆筒里面取出了卷好的信笺,打开来看,里面只一个字。

可。

他和无心数次通信,认得这是无心的笔迹,心下霎时间安定,如此便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消背后木剑灵韵补充完成,恢复了宗师一级的手段,便能直接去取那‘穷奇’。

到时候就算不害了他性命,却也要好好叫他吃一顿苦头。

王安风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了一阵。

然后低头看了看光秃秃只有一个字的信笺,忍不住心中腹诽,自己给无心写了那么多的字,费劲笔墨和脑汁,对方可还好,只回了简简单单一个字。

不提其他,就连‘随口’问的那个问题,都没有回答。

他可不信偌大一座梁州城,七十四座坊市,百万人口,竟然只得七味斋一处可口的铺子。无心大可以如同自己那样,先随口寒暄一下,再提正事。

一个可字,算是甚么?

大秦刑部家大业大,还怕费那点墨吗?

心中腹诽,王安风随手敲了敲信笺,将其震碎成齑粉,然后提起一支小狼毫,蘸墨落笔,趁着脑海当中对那青年还记忆深刻,将其画了出来。

鸿落羽有一手独步天下的画功,王安风跟着他学轻功步伐,也会学些画技,远远比不得三师父那样挥毫泼洒,兴之所至,便成一幅名作的手段,却也能称得上一个画匠水准。

起码能够画得出模样。

加上身为武者,眼力敏锐,手腕稳定而五指运笔有力,倘若用些心,也算的不差,当下花去了小半时辰,画毁了足足三幅,王安风才勉强完成,停笔端详一二,觉得虽然许多处运笔不合,但是好歹有六七分肖似,一眼看去,认不错人。

便即吹了吹狼毫,将其架在了笔架上,打算等这画上笔墨稍干,再送去给薛琴霜,这时间里随意打量这画,又看出四五处问题错漏,瞧着有些扎眼。他现在让他画是画不出来什么好的,但是找毛病却一招一个准。

无他,早已经犯过不知多少次了。

先生‘教导’,如在耳畔。

想及往日所吃苦头,王安风忍不住揉了下眉心苦笑,觉得所谓久病成医,也就这样了,只是画画这事情实在是比练武都要吃天赋,更有垂髫童子作画,能让白发老者捶胸顿足,痛哭流涕,大叹苍天不公。

犯了太多错误,也很难改过来。

也不知三师父当年究竟是吃了多少苦头,才在三十余岁便有了这样一手炉火纯青的画功。

若非是他每画一幅画,搁笔之后,当即焚毁,不留于世,王安风几乎想要拿出一两幅画来,必然能够震动大秦丹青一脉,也能让那些端坐不动的大师们跌下座来。

此时闲暇,细细想来,他在少林寺的几位师长固然武功已经能独步天下,迈入第一流境地,各自在其余领域也都有涉猎,而且造诣极高,不入凡俗。

三师父擅画自然不提,而古道长颇通音律,能让走兽驻足,大师父挥毫泼墨,有大家气象,三尺卷轴之上,字字不同,各有风骨,却整体协调,如同浩浩大千世界,众生诸相,各有千秋。

二师父于烹饪一道上已是古今无双,更擅奕棋,布局隐秘老辣,至于赢先生,便更是上通天文,下晓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星象占卜,甚至于兵法韬略,人心测度,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若非性子有些执拗,堪称古今以来,第一等风流人物。

只是性子自傲得厉害。

譬如当年三师父鸿落羽传他画技的时候,赢先生明明就不屑一顾,极不赞同,可后来‘无意’看得了王安风得意画作之后,便勃然大怒,强令他每日画画。

若是不能在画道一途上入了‘见微知着,以小藏大’的境界,便不算功成,不准在外头动笔,省得出去了给他丢人现眼,王安风现在所画,已算是违背了师命的,只是情急如此,没有办法。

只在他胡思乱想的这当口,画上的墨汁已经干了,不用担心,王安风当即便将这画像卷起,踱步走出,先是叩响了木门,将这画像交给薛琴霜,然后仔细问过了需要的东西,自己一人上街去买。

梁州城在仙平郡中,算是第二大城,只在郡城之下,与另外一座州城也算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商户繁杂,百货皆备。再加上大秦当代乃是武道盛世,似这种大城里面,各种东西不缺,什么画笔假发,轻易找到,合身衣物自然更不必说。

只是在买胭脂水粉的时候有些意外的波折。

薛琴霜所需的是能够掩饰原本肤色的腻子粉之类,寻常女子用得较少,王安风怕小店小铺里头找不着,索性便去了整座梁州城最大的店铺里头,以防万一。

这想法本是不错,只是大秦风俗,虽然不似当年西蜀那般极为重男轻女,在乎礼教,可年轻男子也都自恃甚高,是不大肯为女子低头的,更是体会不得床头画眉的闺房之乐。

王安风诸般武功,音律杂学,琴棋书画,三教学说,皆有涉猎,却素来不知道这些东西,师父们一个一个的学通天地,却也都闭口不谈,对这事情颇为忌讳似的,就也无从得知,直如同四五个大块实心钢铁教出了一个实心木疙瘩。

再加上他修行的是神偷门的秘传法门,在三教九流的易容术上,可算是最最上等的那一类,纯靠武者控制自己肌肉,不需要外部材料,也就从未曾进去过什么胭脂店。当下做了打算,便如同一头初生牛犊一般,毫无畏惧,一头莽入其中。

进去之后,才发现到处莺莺燕燕,香气扑鼻,让他极不自在,唯独两三个男子,也都是已经过去了不惑之年,看模样气度都是富贵之家,文士头巾打扮,悬了玉佩,旁边有年轻姬妾美人。

他们一边温声谈笑,一手抓着美人手掌摩挲,如同抚摸玉器,一寸肌肤手指不肯放过,细细把玩,偏生模样儒雅,一双眼眯起轻笑,惹得王安风一片恶寒。

只觉得若是换个场景,少不得便得要大喝一声,将其当做那些欺辱良家女子的斯文禽兽,左边一手如来金刚掌力,右边一招地藏葬送手刀劈下去,还天地一个清净自在。

可当下自然知道这是夫妇情深,也只能腹诽这感情和睦,闺房之乐,便在自家家里去耍,这出来如此亲热,着实有些碍眼。

只好装作没有看到,等去找店铺中侍应时候才发现,店里侍应,也都是些正值二十一二岁的年轻女子,身子丰腴,容貌六七分清秀,竟没一个面目难看的。

当下一个一个看着他,仿佛看着某种只在传奇话本里出现的奇异造物,眸子里神情有兴奋,有好奇,更有诸多古怪以及可惜喟叹。

这些女子不通武功,至多也就是修行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法门,连区区的九品武者都算不上,可这些目光射来却如同神武强弩齐至,让他浑身上下不自在。

匆匆买完之后,竟然抛却了大凉村村民十多年的言传身教,没有半句讨价还价,抓起东西,转身狼狈遁逃。

身后听的了什么‘如此俊秀,身材昂藏’,‘兔儿爷’,‘倒是可惜’之类,旋即就是一阵清脆笑声,王安风无暇顾及思考是个什么意思,只顾迈开长腿狂奔。

片刻后将那一座高有七层,颇为豪奢的‘闻香阁’扔在身后,方才长呼口气,不觉额头渗出细汗,心神疲惫,竟然比起和四品武者斗智斗勇,鏖战数合都来得费劲,当下心中无奈,自嘲道。

?大师父说,女人如老虎,人有好人恶人,女子也分成好女子,和如老虎般的女子。

不过什么叫做‘虎视眈眈’,这番便是见到了。?

王安风叹息一声,走了两步,复又忍不住转头去看,隐隐还能够看到那座‘闻香阁’最高层的亭台,飞檐翘起,上面是精细雕琢凤凰鸾鸟,下面垂着明黄璎珞,还有拇指大小的明珠,璎珞随风飘摇,明珠碰撞,清脆有声。

一柄上等刀剑,少说得要十数两银子,胭脂便宜些的,不过数十钱,可这‘闻香阁’看去,竟然比起那些兵器铺子更是豪华,世上挣女子钱的,便都如此容易吗?

王安风默然计算了一下,发现自己匆忙慌乱之下,竟然走错了方向,本该往北城区去走,现在倒是到了南城,周围人来人往,只得重又找了一处小路往回去走。

一手提着了假发衣衫,以粗皮纸袋装了,一手捏着胭脂盒,就算是拿着木盒阻拦,王安风也能够闻得到淡淡香气,不住飘出,似果蜜花香,却又有所不同,沁人心脾。

倒不一定是木盒中的胭脂,也有可能是木盒在闻香阁里放得时间长了,香气自然浸润其中,平素不觉,阳光一晒,方才升腾起来,无本无源的,过不得一会儿就会散去。

可是他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遐想,若是薛琴霜换上鹅黄女装打扮,然后身上扑上胭脂水粉,会是什么模样,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香气?

越想心中便越升起涟漪,想要遏制,已经极难,渐有杂念,心中乱了,王安风忍不住抬手捏金刚印,朝着自己额头便是一下,低声呵斥道:

“不可思!不可思!”

不自觉已用出狮子吼法门,震荡心魄,洗去杂念,不复先前旖旎,却发现一道道视线以各种貌似隐蔽,实则大胆的角度看向自己,眼神古怪,仿佛看着自医馆中奔出的病患。

王安风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自己当着大街上行人做了这般举动,当下险些羞愧到无地自容,硬生生以少林神功遏制住面红耳赤的本能,装作没有看到众人古怪视线,直望着客栈方向去走。

回去之后,将东西递交给了薛琴霜,一时竟不敢抬眼去看,薛琴霜看了看手中东西,微笑说道:“其实只买一些便可,你这么多,倒是有些浪费了。”

王安风道:“充裕些也好。”

薛琴霜点头,却又笑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先尝试一次,你先瞧瞧,看与那青年又几分相似?”

王安风点头应下,这个时候,方才遏制住了自身念头不去多想,不至于露出什么马脚来,站在外面走廊处去等,一边看着客栈后院中的风景,一边在心里面默念金刚经,般若经,收服一个个念头。

这种类似于禅宗入定的念头之下,时间流逝,本就极快,不知不觉就是许久时间过去,等到王安风回过神来的时候,体内内力缓缓自奇经八脉之中流转,竟是已经无意识中进入了内功修行中不思不想,物我两忘的奇异境界。

转身去看,看到了木门自里面打开,想来就是开门这一动作,引动了气机流转,然后令他自然转醒过来,开门那少女穿一领浅色群衫,模样清秀可人,十五六岁模样,正是东方熙明。

王安风方才没有注意,想来东方熙明正在其中,没有出来,当下笑着点头,踱步往里面去走,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些许紧张,不复沉静。

走入其中,眼眸自下而上扫过,是一间和他所住的并无二致的屋子,有雕花桌椅,两侧各有一张床铺,墙角处别有心裁,放了一个精巧书架,上面堆叠了些纸张新白的三教典籍。

左侧床铺之上,坐着一名青年,穿着对襟长衫,面容俊秀,似在微笑,王安风神色微变,几乎是下意识提气,旋即意识到这便是薛琴霜易容之后的模样,当真是极尽肖似,忍不住往前两步,隔了两尺距离仔细端详,抚掌赞叹道:

“神乎其技,简直是神乎其技。”

“就是那人的本尊在这里,也定然要怀疑自己才是假的那个,薛家十三少,名副其实。”

眼前那‘青年’眨了眨眼睛,旋即视线低垂,似乎有些羞涩,耳廓微红,王安风正有些奇怪,薛琴霜并非如此拘泥之人,便听得那人嗫嚅两声,道:

“阿哥,果真如此吗?”

王安风微笑一呆,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青年,确认自己耳朵没有出了什么问题,方才倒吸一口冷气,道:

“熙明?!”

‘青年’点了点头,依旧不敢看他,道:“薛姐姐先前让我过来的,说有个好玩的游戏。”

声音渐渐低下去,王安风站在原地,半晌不能言语,无奈扶额叹息,转身看向站在门口,看向自己的‘东方熙明’,既然床上那个是熙明,这人定然便是薛琴霜了。

当下心中无可奈何,踱步走到薛琴霜面前,抱拳长施一礼,苦笑道:

“薛公子厉害本事,在下着实见识了。”

“还请收了神通罢。”

可‘东方熙明’却只是不答,王安风直起身子,见状觉得是否自己想薛琴霜在扶风时候的事情暴露,被少女察觉,当下向前两步,靠近了些,刚刚准备道歉,却看到眼前少女退后半步,看向他神色警惕,声音冷淡,道:

“王府主,还请自重!”

天下第一庄少主,司寇听枫?!

王安风方才和她靠得近了些,几乎呼吸相闻,辨认出她声音,当下如手指着火一般,嘴里啊呀一声,瞬间退步,拉出道道残影。

他对司寇听枫,敬重而已,别无他想,当下退得急了些,只盼尽快远离,后脑勺重重撞在墙上,下意识收去力道,便又是一声,抬手捂着脑袋。

眼前那少女见他狼狈模样,忍不住肩膀抖动,腮帮微鼓,似在憋笑,却要生生装出冷淡正经模样,颇为难受,手指修长,捏在腿上,可忍了数次,看到王安风茫然发懵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声音清脆明媚,眉眼飞扬便是十成十天命风流,不是薛琴霜还能是谁?

王安风回过神来,无可奈何,也自觉好笑,摇头叹息,便是后脑勺也不觉得痛了,却还没有放下手来,道:

“薛姑娘,这又是何故如此?”

薛琴霜忍住笑,正色道:“方才午食之前,你下楼时候,定是想了失礼事情,是以逗你一逗,勿怪勿怪。”

“可撞得疼了?”

坐在床铺上东方熙明看向墙壁,看到上面逐渐开裂,呈现蛛网模样的裂痕,突然觉得无言以对,纯修武功的顶尖武者,便是太山扔下,全力守备之下都不一定擦破头皮。

撞墙……

若是疼痛,得要是墙更痛些罢?

王安风无言以对,除去对敌之外,从小不曾说过什么谎话,当下只得赔罪,薛琴霜为东方熙明其洗去易容,重又变成那副清秀客人模样,跳下床来,看向王安风,道:

“薛姐姐说,若是能骗过阿哥你,便给我点心……”

王安风抚了抚怀中信封,感受到那沉甸甸的分量,点了点头,微笑道:“好,想来梁州城中,还有诸多其他店铺,这一次一口气买回来尝尝味道好了。”

过几日直接去问无心,他总不至于含糊其辞。

顺便报备一下上一次花费。

现在的天下第一名捕,在王安风眼中除去了冷如冰块,已经打上了财大气粗四个鎏金大字,便顶在了脑壳儿上面,四射金光,连那张冷冰冰生人勿进的脸庞,看去都有了几分可亲之处。

几人笑闹了一阵,各自分开,王安风见识了薛琴霜在易容换貌这一途上的本事,心里便似有了一根定海神针,再无半点忧虑,当天夜里在替徐嗣兴施针之后,寻了空闲,关好门窗,便准备回返少林寺。

准备去看看师怀蝶留下的画像以及情报,省得自己大张旗鼓过去,却找错了人,太也尴尬。

声音落下,佛珠却沉沉无光,没有反应,王安风正诧异间,听到了许久没有听到过的女子声音,按照过去设定好的规则开口。

“维护……”

那声音未曾落下,便沙哑扭曲,消失不见,旋即听得了三师父鸿落羽声音,语带兴奋笑意,道:

“小疯子,再多等一会儿。”

“今日有个好东西给你看……”

PS:今日更新奉上………六千两百字,拆分开来的话,每一章三千一百字~

喜欢我的师父很多请大家收藏:(www.diwenzw.com)我的师父很多迪文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迪文中文

猜你喜欢: 诸天投影带着星际闯美幻东方次元入侵我和我的冒险团黑骑脑核风暴诸天修道者黑暗超神美漫生存指南穿越反派之子影视无限冒险之旅机甲王座诸天金手指诸天万界监狱长九星毒奶罪恶成魔全球神武时代末日崛起太阳神的荣耀黑夜进化刀碎星河科技图书馆我的末世领地我的时空抽奖系统纣临诸天最强大佬
完本推荐: 至尊神帝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进化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寂静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机甲王座全文阅读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捡漏圣武称尊透视狂兵吞神至尊最强反派剑神梁山事务所吞天帝尊神武战王草莽年代尸妹最强屠龙系统洪荒之搏天命三国之老师在此wwwyabo2019神级超人我在古代有工厂wwwyabo2019夜战魔法少男老子是阎王修神外传仙界篇医入白蛇乡村极品神医美利坚纵享人生隋唐大猛士总裁校花赖上我诸天尽头穿梭时空的侠客文娱帝国无敌蛇皇败家系统在花都元尊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手机版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迪文中文移动版 - 迪文中文手机站